八十一颗獠牙

朋友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但我依旧感谢你

[第五人格]两位先生

  • 有死亡描写,小可爱自行避雷

  • 短打。交党费正式入教,官设出来后会删掉一个cp tag

  • 球小心心和评论,写得差好歹也告诉我一声

  • 小废物球球姥爷们了*・゜゚・*:.。..。.:*・


1、


他眼前的是一副什么样的尸骸?


曼妙的身躯加上贴身好看的衣着,这本当是“美好”一词最完整的造物,却被摧毁在五米开外的一扇残缺的矮墙前。她已经死了,以一个侧躺的姿态伏倒在泥泞的土地上,拖拽的斑驳血迹是说明她生前挣扎在深渊边缘的最好证据。


看得出她心有不甘,因为在最后垂死挣扎之际,修长的手指在矮墙的灰色壁面上留下五道血痕,最终弯曲成了一个僵硬的弧度。


生机曾触手可及。


洁白小巧的脸庞被机器冰冷的白光照得苍白,轮廓透露出无限宁静和安逸。柳叶眉舒展着,为眼眶之下打上一层阴影,被有意调整过的,显得气质甜美的女孩子从脸颊到脖颈,没有一丝污垢。


死亡和圣洁相映生辉——这是那个名为杰克的英国佬的造物。


“这是哪位女士?”


“这位是艾玛·伍兹小姐,我想,你应该会喜欢这副死相。”


2、


约瑟夫记得那个女人叫做玛莎·塔布连,他曾目睹那些浑身上下被胭脂浸泡透了的女人们在伦敦东区的夜空下向他卖弄身姿,她是其中一个,轻声细语地在他耳边呢喃。


对这整片位于东处的贫困民宅区的厌恶和鄙视终止于8月7日那一天的夕阳下,化为了只有身居高位的人才能感受到的宽容和怜惜。


一簇烈火所能有的最鲜活的色彩和红酒般的色调交织重叠,从名为白教堂的大街的破败建筑之间渗透进来,给那些房屋的边缘打上一层暖光,因背光产生的浓墨重彩的阴影显得失真而模糊。排列整齐的碎云块沾染上了这种燃烧般的颜色,顺着云朵的轮廓向更远的地方蜿蜒,慢慢渐变出了藏匿于一片浅蓝色中的星点。


躯体残破而扭曲,她的面容干净青白,眼皮之下浑浊的蓝色瞳孔面向天空失去了聚焦,但被余晖照得迷离而温暖,就好像她只是沉浸在了某种思考之中。


三十九道刀伤,其九道划过咽喉,鲜血自遍布全身的伤口涓涓流出,顺着镶嵌在肮脏地面里的鹅卵石块伸展开来,周身破碎的布料染了血迹,同死去的姿态和伦敦东区的街景一起组成了某种富有韵律的色调。


摄影师的眼睛从来不会错的——


从没有人这么美丽过。


他当时为此深深地着迷,乃至牵起了那名妓女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仿佛自言自语道:


“这是哪位女士?”


这是灵魂被绝对惊艳后所能发出的唯一提问。


[我将定格您最动人的时光。]


3、


约瑟夫迷恋杰克杀人时的眼神和刀刃在手上冷光闪烁时的姿态,着迷于他颈间杂夹着鲜血气息的玫瑰冷香和小步溜达时嘴里哼吟的四小天鹅。


他喜欢杰克。


这是被雕刻在骨髓上的欲望最原始的追求,来自于灵魂深处不可违抗的互相吸引。


[我们注定相爱,我的先生。]


4、


炙热的气息喷洒在他颈间,这对杰克来说可能反而显得清凉,因为呼吸起伏之间的所到之处已然蒸腾一片。


他的手指颤抖着拂过烫着金纹的深色橡木桌,那上面是杂乱的泛黄的照片,陈旧的时光在幽暗猩红的色调下变了质,酝酿出隐隐约约的暧昧,随着岁月静好的错觉从雕花窗口外一丝丝地渗透进来。


目之所视化成了强烈的冲击,由眼睛刺进大脑,化成带着倒刺的荆棘缠绕撕碎着他的灵魂,将深渊最底端污秽的内核曝尸于青天白日之下,躁动的血液统统逆流而上,给他带来一股晕眩感——他竟然忘了呼吸。


那先是他指刃下破败哀鸣的亡灵。场景和记忆透过定格的画面重现,同伴们惨死在他手上,冷刃如午夜里乍现一道雷鸣前的天光,银白下撕裂了炙热紧绷的身躯,热情洋溢的生命力在一片猩红中堕落为他的玩物。于是最后——愤怒,恐惧,无所谓怎么形容——苟延残喘的可怜虫流着泪水感谢他的慈悲,直到她亲眼看见自己的肠子被拖拽出来。


我被看透得彻彻底底,杰克想。


目光走过一张张死相,放荡的妓女,哭泣的求生者,平静的伪装被毫不留情地戳破,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而颤栗。


后面的,全部都是他自己。


应该惊叹他作为摄影师绝妙的才华吗?这仿佛是有人无时不刻不在细细雕琢他的神色,然后在某个瞬间捕捉下他眼神里最幽微的神色。最后的幸存者受益于他不错的心情,沉溺在带有红玫瑰的黏腻芳香的怀抱——而真相被发现了,他带有身为上位者的自觉,喜欢居高临下地给予悲悯,当华丽又温柔的面具被摘下,在暗处闪烁的私欲昭示了定格在基因里面的傲慢和高高在上。


他几乎眼花缭乱,山穷水尽之时只能听到理智崩离分析的轰鸣声。


“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些?”


混沌感和麻木从大脑褪去之后,杰克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他发现自己在迷糊之间已经被某种隐秘的情感缠住了,或许是因为那些照片,又或是腰间传来的不清晰的温度和约瑟夫那个要抱不抱的亲密动作。


“杰克。”


约瑟夫的声音从极近的地方传来,无孔不入似的钻进耳朵,震得他耳膜发痒。他说,“我为你神魂颠倒。”


因为我们的精神一脉传承。


[原来他也喜欢喝红茶。]


FIN.


[欺诈时代](海盗望远者)当信天翁被杀死

为总攻的诞生献上礼炮!这个海盗我tm吹爆!!!

调情高手这个设定我花式螺旋上天爆炸💥💥💥💥

个人向

稍微解释一下,pirate的大意是海上抢劫者,paracy是指在海军部的司法权以内进行的海上掠夺,相比pirate其实更和官方有点说不清的暧昧关系(雾)

开头和结尾瞎叽薄改自波德莱尔大佬的诗💦

我爱这个设定!!!@文沫回忆 


————————————————


——有时候为了找点乐子,我会捉来信天翁,这种翱翔于茫茫沧海的鸟禽,刚把它们放在甲板上,这碧空的王者,便笨拙而羞耻。


1、


“事实上,克利切是一名‘PIRACY’,而非你们所常说的‘PIRATE’。亲爱的贝坦菲尔小姐。”年轻的男人用他的海盗帽行了一个标准的摘帽礼,他对着玛尔塔报以了一个绅士的笑容,“所以,你大可不必对我这么敌意,你懂的,谁也不比谁更好。”


“皮尔森,你明明是个贵族……!”玛尔塔收回了她的信号枪,她看了看眼前的海盗,眼睛里藏着些许厌恶的神色,太虚伪了,谁看不出来呢?她想,漂亮的紫色眼眸里充满了明目张胆地、毫不掩饰的轻蔑色彩,使得他的眼神看起来像毒蛇一样,太令人不快了。


“那么现在,误会已经解除了,能放克利切回去了吗?他的甲板上可还有可爱的宠物们等待着他呢。”


真是烦透了,厌倦了。


虚伪的笑意无法抑制的逐渐淡薄下去,嘴角形成冷峻锋利的线条,无论是眼角的弧度还是眼眶下的阴影,都充分地反映了他的烦躁,身为皇家海军的玛尔塔底气开始弱了下去,她难以直视这可怖的“疯子”,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2、


      克利切是被雷声惊醒的,整个房间都因巨大的海浪而摇晃,窗外时不时就有白光亮起,他的帽子从书桌上掉了下来,连影子都不安分。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再也睡不着了,克利切浑身的血液因此颤抖着,他来到了甲板上,神情漠然地向上看了看,很黑,亿万星河被沉甸甸的乌云代替,遥远的雷声传达到这里已经非常模糊。大雨倾盆使他眯了眯眼,冰凉的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深棕色的碎发黏在了额头和脸庞上。克利切穿的不多,一件单衣被浸透,紧紧的贴在了身上,雨滴从下巴到锁骨再到腹肌,顺着肌肉的线条往下流淌,划过一片小麦色的皮肤。


      太他妈舒服了,他想。


      他像是疯了一样奔上瞭望台,然而又是一阵巨浪,船身狠狠的向右倾斜,庞然巨物发出哀鸣,看起来摇摇欲坠,这让克利切差点摔了出去。肾上腺素飙升,生死的瞬间让他感到浑身都在颤栗,这是他平生都在追求的,除了头顶轰鸣的危险和脚下暗流激荡的凶狠,谁也无法给予他的兴奋感。


      “来吧!卑微的家伙!”


      海盗太狂妄了,他正在将来自上帝的怒意踩在脚下嘲讽,他正在把不可违逆之天意的高高在上的尊严撕碎碾压,他总有一天会收到惩罚,踏入深渊之苦涩,为犯下大不敬之罪而感到痛苦的!


——人们看到他这样,铁定会这么说。


      “可悲的东西,让克利切看看你的本事!若他满意的话,他将为你歌唱!”

      

      “轰——”


      刹那的白光反射了他耳边的金色耳环的光芒,点亮了他眼眸里的亮光,目光灼灼仿佛燃烧着业火,倒映出了隐藏在黑色浓雾中的庞大的影子,近在咫尺。克利切瞪了瞪眼睛,立即因密集的雨水不得不将眼眯上,他立刻拉响了警报,刺穿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来了,来了!对这目中无人的愚蠢的海盗的惩罚!他将被打入地狱!


——人们齐声欢呼。


那是什么?他不知道。什么都有可能,幻象,冰山,又或是另一艘和他们同样巨大的船舶。不过谁在乎呢,不管是什么都好,遇上了这自大的望远者,诡谲的巨物只有被摧毁的下场。


3、


真的是这样吗?


——————————————


——而我的船身,则在苦涩的深渊上滑进。


[第五人格][欺诈组] 原罪(收养,年下pa)

还是欺诈,我要磕他们一百年

早就提到过的年下paro,拖了好久罪过罪过💦💦💦

随便看看别当真

个人倾向HE的开放式结局(吧),爱怎么理解怎么理解

可能会出后续,看天气

美好归欺诈,渣文笔归我

(小声)这个人打那么多tag好不要脸哦

————————————————

0、

[瑟维·勒·罗伊,其从记忆起便生活在那个穷苦、摇摇欲坠的孤儿院,对父母的印象只有一张泛黄的老照片上面被定格的笑颜和年份,对他来说,这太遥远了。作为悲剧的中心人物最终又被悲剧抛弃的可怜虫跳过了正常儿童该有的时光,在阴沉的生活里规划自己的每一个行为,态度,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井井有条地在社会底端挣扎着。在14岁那年突然被告知迎来的新的人生,被某人带离了苦海,于是欣喜若狂之余,豆大的心眼儿里除了学业和钱,勉强再塞下了一个克利切,就此满了。]




1、

 在瑟维·勒·罗伊14岁的那一年,他被克利切·皮尔森从一个贫困潦倒的孤儿院带回了家。


他们刚进玄关,那个对外一直带有温和笑容、行为举止得体大方的男人不堪负重似的卸下了所有伪装。他有点粗鲁的脱掉了皮鞋,面无表情地往沙发上一躺,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并向他找了招手,“坐。”


他走了过去,正襟危坐地坐了下来。


“年轻人,克利切说的你都听明白了吗?”


“当然明白,先生。以我这个年纪,管理好自己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瑟维轻轻地笑了笑。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被收养,但他知道哪怕对方是一个慈善家,年轻的单身男子大多不会做出收养一个孤儿这么唐突的举动,再加上14岁这个年纪在孤儿院里听起来就很令人尴尬了,这其中不存在同情与怜悯。而如果对一个想要获得更多的名声又不愿意承担教育家的职责的人来说,14岁的瑟维·勒·罗伊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这是他的价值,他这么想。


克利切眯起了那双异色的漂亮眼睛,摸出了遥控器,打开了一个犯罪频道,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里面吸毒过度的男人勒死他的妻子,面不改色地说,“自己丰衣足食,这是我给你的忠告,小男孩。克利切·皮尔森才不会操心你的破事,毕竟他都把你从那种鬼地方拉出来了。”


他还嘀咕了一句,“你早该感激涕零了。”


克利切摆了摆手,话音一转,“现在去给我倒杯水,然后找个中意的房间睡觉。”


瑟维应了一声,起身走向他认为是厨房的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房子的布局简直是随意到了简陋的地步,没有装饰,没有其他的色彩,家具仅够凑合着用。他没有找到任何能装水的东西,狐疑地转了一圈,最终认命地打开了冰箱的门,看见了满柜排列整齐的速食三明治、面包和矿泉水。


真不知道是该说他好养活还是生活方式不健康。


“先生,”瑟维从冰箱抽出了一瓶矿泉水,将它递给了克利切,“我建议您改变这样的生活习惯,没有人会愿意在正午的时候将面包和三明治当作自己的午餐,这不健康。”


克利切收回放在茶几上的腿,懒洋洋地斜躺在沙发上,他虽然盯着电视,但是却丝毫没有兴趣,瑟维怀疑他随时能在沙发上睡着。听到这句话,他嗤笑了一声,“我不仅收养了一个儿子,还有了一个妈妈。”


2、

克利切终究没有拒绝瑟维的好意,他给了他添置家具的权利并尝试自己做饭,尽管他不怎么愿意承认,直到瑟维来到这里之后,这栋房子才有点儿人情味。


克利切非常舍得给他花钱,他以高价给他提供了市里上好的师资并安排了极其紧密的课程,以命令的姿态要求他考上一个还算不错的学校。他跟瑟维说明了他的想法,大概意思就是虽然对瑟维抱有放养式管理,但是这根名叫罗伊的苗要在大体上往正确的方向长——他从不允许混日子。


瑟维将书房选做自己的卧室,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干净了,简约的落地式蔓斯菲尔书架上面的书全由字母顺序和种类分类,范围极广,从犯罪心理学导论到三流狗血言情小说无一不有。克利切比他看上去的更喜爱阅读,于是瑟维慢慢习惯了晚上回到家会发现有个人躺在自己床上津津有味地看着小说,克利切也逐渐不会在早上起床因发现有个男孩叼着方包准备出门而愣住,而是跟他说一句“早安,小男孩”。


他们总喜欢一起分享某个精彩的魔术视频,调侃对方的衣着或是送给对方一张有名的重金属CD作为圣诞节礼物,而不是询问学习情况,说教和约束。他们的相处模式貌似更像一对年龄差距稍微大了一点儿的室友,自由,和平且安分守己。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他们适应着彼此的存在。



3、


克利切·皮尔森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如今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慈善家,自然少不了参加各种晚会和应酬。


他18岁这年以一个不错的成绩考上了一所高中,第一次被克利切带出来参加上流人士们的舞会。


以瑟维·勒·罗伊的身份,今后随着克利切参加各种舞会、晚会和应酬将会是常有的事,作为他优秀聪颖的养子,再加上英俊出众的容貌和优雅的行为举止,他帮克利切争取到了许多正面评价和小姐们的青睐。


克利切在洗手间遇到了弗雷迪·莱利,这两个人发生冲突简单得如同家常便饭一样。


“……总有人会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这真令人不愉快,不是吗?”


“可不是嘛,比如克利切眼前的这一个。”


弗雷迪扶了扶眼镜,哼了一声,“伍兹小姐昨天来拜访我了,她要我转告你请不要再纠缠她。瞧瞧,专门挑我来传话,可真是一位善良又无邪的女士。”


克利切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好像才意识到了什么,又来了,他暗暗的想着。


他突然感觉很难受,非常难受,心中无端生出几分火气,怒火中烧着,仿佛烧化了他那千疮百孔的心脏,黑色的血液从那些化了脓的洞口中流出,随着血管蔓延至全身,烫得他腿软。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侮辱了一样,于是他破口大骂,弗雷迪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出,然后争端就开始了。


瑟维在门口听到了他们的争吵,听到了一些不应该被他听到的信息。他知道克利切有一些不太好甚至是黑暗的过去,也没想到会在今天被人明了挑出……但他压根不想知道。里面的两个男人用着恶毒的语言辱骂对方,气氛太紧张了,他觉得他需要立马离开这里。


他这么想着,于是他这么做了,他站到远远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看着克利切默不作声地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视线交汇的时候,他举起手中的苹果汁给了他一个阳光的笑容。克利切目光沉沉地看了他两秒之后,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


一整晚,克利切没再有看过他一眼。


他们回家之后,克利切跟他道了晚安,把自己关在房间。


4、


克利切·皮尔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太复杂了,难以定义。他从一开始就把华丽的标签打在了大多人的心上,无论是手段还是皮囊都无懈可击。自己始终保持清醒,告诫自己不要忘记任何失败、不堪、肮脏的过往,因此他能及时用他所拥有的金钱和人脉把一切藏的密不透风,安安全全地继续着他的表面风光……除了一些目睹过,或直接参与过的人物,这些人物注定不会和他再保持任何性质上的平衡关系了——例如弗雷迪·莱利,目的是他不允许任何人看穿他的本来面目,揭露他那颗敏感、黑暗并贪婪的内核,其成为了他能够“白手起家”的真正原因。


瑟维知道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他会先疯掉的。对方已经睡着了,他跪在他的床边,肆无忌惮地盯他的脸,细细地打量。若不是因为凑得太近闻到了酒气和发现了床底的酒瓶碎片,没人能发现他灌了酒——善后得太妥当了。


他伸出了手,捋了捋克利切的刘海,手指又从额头下滑到眼角,想象着那双眼睛睁开时的异色的光采,他触碰了每一片皮肤,最终停落在他的嘴唇上。你是怎么想的,瑟维·勒·罗伊?他曾见过克利切今天看他最后一眼的那个眼神,在他以前的收容之所,那个孤儿院。他被带走的那一天,来和别的孩子们道别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那样的眼神,他们羡慕,他们嫉妒,他们因联想到了自己和不由自主地对比而感到自卑。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是否莱利说了什么暗示性的话,他只能确定这些眼神都是一样的。


瑟维的整颗心都在颤抖。他在这儿心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对方却丝毫不自知,被酒精刺激过的睡意导致沉睡的他看起来安全而无害,宁静得好像连呼吸都是冷的。


你是怎么想的?


你是怎么想的?


你是怎么想的?


他记起了他曾做过的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已经被不幸的苦难和烦恼逼到了悬崖边缘了,在生与死即将取决于一念之差的时候,悬崖对面突然有人抛过来了一根绳索。那人就在那儿坐着,看着他说“要过来吗”。他就等在那儿了,没有鼓励,没有额外的帮助,也没有离开。他有时会看看书或者是看着他笑一笑,没有其他的作为。


于是他挣扎,他努力,他用尽全力。终于有一天,他来到了悬崖的另一边,背后是那个装满冗长阴沉的回忆的破烂建筑,里面燃烧着猩红色的大火,装满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在一片黑色的绝望之中显得岌岌可危。这头的男人站起来迎接他,给了他一个怀抱和一个笑容,他说,“为了嘉奖你的勇敢,克利切决定实现你一个愿望,当然,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小男孩?”


“我渴求你全部的爱和一个亲吻。”他是这么说的。


上帝,他有罪。


只要是我有的,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他无声地对克利切呐喊。


[欺诈时代]克利切们的开黑日记

沙雕向

对话式段子(应该是💦)

画师带着弟弟们开黑

人不够没带天青石下次=u=

还是克利切亚皮,他们真好啊我嗑爆嗷嗷嗷!!!

靓仔:鬼知道我tm都经历了些什么

上次不懂事傻fufu地call了三个人,打扰了💦💦💦 @欺诈时代 

欢乐归他们,渣文笔和ooc归我

(请忽略)某天看完b站与山的直播后突然想看“假装挂机的靓仔钓鱼执法”的沙雕条漫,有,有没有太太产出(小声小声小声)

——————————————


1、

画师其人,作为一个精益求精的人皇,经常就召集自家弟弟们开黑练习溜鬼技巧。


2、

地点:圣心医院

监管者:目前不明

5台电机未破译


[画师]:专心破译!

[漆匠]:专心破译!

[紫石英]:专心破译!

[绿翡翠]:我需要帮助,快来!


画师:“……”


队形就是被这么个烦人玩意儿打乱的。


3、

地点:圣心医院

监管者:裘克(囚徒)

4台电机未破译


绿翡翠不负众望,上树了。


绿翡翠:“大哥快来救我!我绝对不会第二次上树的!我可以的!”


[绿翡翠]:我需要帮助,快来!

[紫石英]:专心破译!

[画师]:专心破译!

[漆匠]: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画师扶了扶额,不想理他,其实他觉得把绿翡翠挂那儿挺好的,一个树皇换两台电机,血赚。


救人的结果令人吃惊,漆匠帮忙扛了一刀,转眼间发现绿翡翠没了。


漆匠:“等等我刚刚是不是看见了威廉???”


绿翡翠丢了,于是裘克转回来砍漆匠,但毕竟很少人能在大喊“屠夫别过来好可怕”的同时砸板转点翻窗加速一气呵成,于是不但绿翡翠走掉了,溜屠夫的人换成了十分靠谱的漆匠。


4、

地点:圣心医院

监管者:裘克(囚徒)

1台电机未破译


漆匠上树了,这个被溜了3台机的裘克把漆匠直接送进了圣心医院的vip,而且铁了心了要把尸守死。画师和其他几个人按计划压机,画师动身去救人——他要认真面对,这有一定难度,能不能成功救下来还是个未知数。


刚走出没几步,漆匠溜了屠夫多久,就消失了多久的绿翡翠不知道又从哪儿冒了出来,一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大哥,带我!”


“想都别想。你混蛋爱上哪儿上哪儿去。”画师冷漠地扒下了绿翡翠的手。


绿翡翠嘿嘿一笑,“你看这是什么。”


他手上是玛尔塔的枪,两把,闪耀着令人动摇的金色光芒。


绿翡翠又指了指圣心医院,笑得越来越混,“里面我放了些有用的。两根针,三个球和一个傀儡。”


画师:“?????”


紫石英:“?????”


“紫石英留在这压机,我做你的技术指导,哥,信我。”绿翡翠给了画师一把枪,凑到他耳边说,“三个球,那可是三个球啊?”


他,画师,一个精益求精的人皇,心动了。


[漆匠]:专心破译!

[画师]: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绿翡翠]: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紫石英]:……


漆匠:“绿翡翠??????”


5、

大获全胜

MVP:画师

演绎排行:

[画师]-372%

[紫石英]-394%

[漆匠]-173%

[绿翡翠]-0%


今天是第一次带了绿翡翠的克利切们大获全胜。


画师认为人皇最高境界无非是“溜六阶屠夫”,然而今天他发现在这之上的还有“被屠夫溜”,他相信这必然是人皇界的最高荣誉。


同时绿翡翠被带去开黑的次数在无形之中增多,大概是某人的真正价值被挖掘出来了吧。


PS:靓仔-1。


[欺诈时代][欺诈组]

che

大噶走链接

cp是 @文沫回忆  @冬菇个人辣鸡处理站  @欺诈时代 的亚皮二设!!!

橄榄枝X绿翡翠,这一对我磕爆!

绿帽子组!太好吃了吧![不是]

真正的链接在评论💧

链接🔗https://weibo.com/5612932555/GmYS552Ns?from=page_100505561293255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好吃归他们,渣文笔归我

【第五人格】所爱之人(社园,刀,医生日记读后)

妈耶看完医生日记后又看了一些太太的推想
艾玛黑得发亮⚠️(x
爆心疼克利切(哭
就以下的感觉🖤🖤🖤
他都自卑紧张到连自称我了!
求喜欢

———————————
他的天使,他的精灵,他的园丁小姐。
艾玛·伍兹。
无时不刻不在期盼着他的死亡。
“皮尔森先生,您真是太不小心了。”
“我……没、没什、什么问、问题。”
他害怕了。
天使的双手向他伸来,她第一次主动将手伸向了他,扶着他的受伤的手臂。关切的话语传到他耳边,那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他悲哀地心动着。
语调和手指传来的温度都在颤抖,克利切·皮尔森心爱的人,想要他死。
他想,有什么是我不能为你做的吗?

【第五人格欺诈组】医园视角,欺诈组年下paro

有正文,不过难产中,不知何年马月。
避雷注意⚠️
现代paro,年下,年下,年下⚠️
医园注意

————————
“那个,艾米丽,你觉得皮尔森先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克利切·皮尔森,那个慈善家?我去过他举办的慈善晚会,那显然是一位得体大方的先生。为什么?”


“皮尔森先生和罗伊先生在一起了。”


“我知道这件事,他们在晚会上当众拥吻。”


“但他们两个是……这太不得当了。”


“哈,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皮尔森先生深爱着那个孩子,从各种意义上。你看得出来的吧?他们爱着对方。”


“是的,我看得出来……希望大家也是这么想的。”


“这当然了。”
”艾玛。”


“怎么了?”


“我也深爱着你。”


“啊……我早就知道啦,呃,我的意思是,我也是。”
【///////////】